首页/ 娱乐/ 秘密花园-第六章,有人在哭

秘密花园-第六章,有人在哭

2020-09-29

秘密花园第二天,雨水倾泻而下,当玛丽从窗外望出去时,沼泽几乎被灰雾和云遮盖了。今天不可能出门了。

“下雨时,你在别墅里做什么?”她问玛莎。

玛莎回答:“尽量保持彼此的脚下。” “嗯!那时候我们似乎有很多人。母亲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但是她气质十足。最大的在牛棚里踢球,在那儿玩。迪肯他不在乎湿的。他说他在雨天看到的东西没有出现,因为天气晴朗时没有显示,他曾经发现一只小狐狸要淹死在洞里,把它带回家在他的衬衫的怀里保暖。他的母亲在附近的一个洞被杀死,一个洞被扔掉,现在他已经到家了,他发现了一半又被淹死的小乌鸦,他也把它带回家了,驯服了它。它被命名为Soot,因为它是如此的黑,它希望它与他无处不在。

玛丽忘了讨厌玛莎的讲话。她甚至开始发现它很有趣,并为她停下脚步或走开感到遗憾。阿亚在印度生活时所讲的故事与玛莎所讲的荒原小屋完全不同,那里有十四个人居住在四个小房间里,却从来没有足够的饭菜。孩子们似乎翻来翻去,像一群乱糟糟的牧羊犬幼犬一样自娱自乐。玛莎和迪肯最吸引玛丽。当玛莎讲故事“母亲”说或做了什么时,他们总是听起来很自在。

玛丽说:“如果我有一只乌鸦或狐狸崽,我可以玩。”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

玛莎看上去很困惑。

“你会编织吗?”她问。

“不,”玛丽回答。

“会缝合吗?”

“不会。”

“会读书吗?”

“是。”

“那为什么不读书,读一些东西或学一点拼写呢?到现在已经足够大了,可以学你的书了。”

玛丽说:“我没有书。” “那些我留在印度了。”

“真可惜,”玛莎说。 “如果梅德洛克夫人让你进入图书馆,那有上千本书籍。”

玛丽没有问图书馆在哪里,因为她突然受到一个新想法的启发。她决定自己去找。她没有为梅德洛克太太担心。梅德洛克夫人似乎总是在楼下她舒适的管家的客厅里。在这个古怪的地方,几乎没人见过任何人。实际上,除了仆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到。当主人离开时,他们在楼梯下过着奢华的生活,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厨房,上面挂着闪闪发亮的黄铜和锡,还有一个大仆人的大厅,那里有每天吃四到五顿丰盛的饭菜,而当梅德洛克太太出门时,那里充满了生动的嬉戏。

玛丽定期进餐,玛莎等她,但没有人为她担心。梅德洛克太太每一两天来看她,但没人问她做了什么或告诉她怎么做。她认为这也许是英国对待儿童的方式。在印度,她的阿亚一直都在陪着她,紧跟着她。她经常对她的仆人感到厌倦。现在,没有人跟着她,她开始学习着装打扮,因为当玛莎想要把东西递给她穿上时,玛莎看上去好像觉得自己很愚蠢。

“难道不是很有道理吗?”她曾经说过,当玛丽站起来等待她为她戴上手套时。 “我们的苏珊·安穿衣服比你快两倍,而且她只有四岁。有时候,他的头部看上去还很柔软。”

在那之后的一个小时里,玛丽对她的怒气冲天,但是这让她想到了几件事。

在玛莎最后一次扫过壁炉并下楼之后,今天早上她在窗户上站了大约十分钟。当她听说图书馆时,她正在思考这个新主意。她不太在意图书馆本身,因为她读过很少的书。但是听到它,使她回想起了一百间密闭的房间。她想知道它们是否真的被锁住了,如果她能进入其中任何一个她会发现什么。真的有一百个吗?她为什么不去看看她能数多少门呢?当她早上不能出去时,这将是她要做的事情。她从没被教过要允许做事,而且她对权限一无所知,因此她也没有必要去问梅德洛克夫人是否可以在房子里走来走去。

她打开房间的门进入走廊,然后开始游荡。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它分支到其他走廊,并引导她走了很短的台阶,然后又重新爬上了其他台阶。有门,墙上有照片。有时,它们是黑暗而又好奇的风景的照片,但最常见的是,他们是穿着酷酷,用缎子和天鹅绒制成的盛装的男女肖像。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长廊中,墙壁上挂满了这些肖像。她从没想过任何房子里会有这么多东西。她慢慢走到这个地方,凝视着似乎她的脸。她觉得好像他们在想一个印度小女孩在家里做什么。一些是儿童的照片-小女孩穿着厚实的缎子连衣裙,伸到他们的脚边,而男孩则是蓬松的袖子,花边领子和长长的头发,或者脖子上有大颈圈。她总是停下来看着孩子们,想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去哪儿了,为什么他们穿这种奇怪的衣服。有一个僵硬,朴素的小女孩,很像她自己。她穿着绿色的锦缎连衣裙,手指上握着绿色的鹦鹉。她的眼睛神情好奇。

“你现在住在哪里?”玛丽对她大声说。 “我希望你在这里。”

肯定没有其他小女孩曾经度过如此酷酷的早晨。似乎所有大杂乱无章的屋子里没有人,只有她自己的小自我,在狭窄的通道和宽阔的通道中四处游荡,在楼上和楼下,在她看来,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走过。由于已经建造了这么多房间,所以肯定有人居住在其中,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是空的,以至于她无法完全相信。

直到她爬到二楼时,她才想到要转动门把手。就像梅德洛克夫人说过的那样,所有的门都关上了,但最后她把手放到其中一个的把手上,然后转动了。当她感到转弯没有困难并且门被打开时,她几乎被吓了一跳。那是一扇巨大的门,通向一间大卧室。墙上挂着绣花的衣架,房间周围摆放着像她在印度所见那样的镶嵌家具。宽阔的窗户上装有铅块的窗格望向高处。在壁炉架上是另一幅僵硬,朴素的小女孩的肖像,她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好奇地凝视着她。

玛丽说:“也许她曾经在这里睡过一次。” “她凝视着我,使我感到古怪。”

之后,她打开了更多的门。她看到了这么多房间,以至于变得非常疲倦,并开始认为有一百个房间,尽管她没有数过。在所有房间中,都有旧照片或挂有奇怪场景的挂毯。几乎所有家具中都有奇特的家具和奇特的装饰品。

在一个看起来像女士客厅的房间里,挂饰都是绣有丝绒的,在一个柜子里放着大约一百只用象牙制成的小象。它们的大小不一,有些背着毛茸茸轿子。有些比其他的要大得多,有些又很小,以至于似乎只有婴儿。玛丽在印度看过雕刻的象牙,她对大象一无所知。她打开柜子的门,站在脚凳上,玩了很长时间。当她累了时,她将大象整理好并关上柜子的门。

在漫长的走廊和空荡荡的房间里徘徊的她,什么也没看见。但是在这个房间里她看到了一些东西。她关上橱柜门后,听到一声沙沙作响的声音。它让她跳了起来,在壁炉旁的沙发旁看了看,似乎是从那里出来的。在沙发的角落里有一个垫子,在覆盖它的天鹅绒上有一个洞,从洞里窥视着一个小脑袋,里面有一双紧紧的眼睛。

玛丽轻柔地爬过房间看。明亮的眼睛属于一只灰色的小老鼠,老鼠已经在垫子上吃了一个洞,并在那里做了一个舒适的巢。六只小老鼠被拥抱在她附近。如果一百个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活着,那七只老鼠看起来一点也不孤单。

玛丽说:“如果他们不那么害怕,我会把它们带回我身边。”

她徘徊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觉得自己太累了,于是她转过身。她两次或三次因转向错误的走廊而迷失了方向,不得不上下徘徊,直到找到合适的走廊为止。但是最后她又回到了走廊上,尽管她离自己的房间有一段距离并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

她说:“我相信我又犯了一个错误。”她站在那里,似乎只是一段短途的尽头,墙上挂着毯。 “我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一切那么大!”

就在她站在这里的时候,就在她说了这句话之后,静寂被声音打破了。这是另一声哭泣,但不像她昨晚听到的那样。那只是一小段,一种疲倦的幼稚的哀鸣,被墙壁遮住了。

玛丽说,“它比过去更近了。”她的心脏跳动得更快。 “它在哭。”

她不小心将手放在附近的挂毯上,然后突然弹开,感觉很吃惊。挂毯是一扇敞开的门的覆盖物,向她展示了走廊的另一部分。梅德洛克太太正拿着她的一堆钥匙,脸上带着十分威严的目光走上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说,然后她抓住玛丽,将她拉开。 “我告诉过你什么?”

玛丽解释说:“我走错路了。” “我不知道走哪条路,我听到有人在哭。”此刻她非常讨厌梅德洛克太太,但下一个她更讨厌她。

管家说:“你什么也没听到。” “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然我会揪你耳朵。”

她抓住她的胳膊,一半推着,一半拉着她向上走过另一条通道,直到她把她推到自己房间的门里。

“现在,”她说,“你待在那儿,否则你会被关在门外。主人说最好给你找一位女教师。你是需要一个人的人。让你看起来很有教养。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她走进房间,,坐在地毯上,愤怒地脸色苍白。她没有哭,而是咬了牙。

“有人在哭!”她对自己说。

她已经听过两次了,有时她会发现的。她今天早上发现了很多东西。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

上一篇:秘密花园-第五章,走廊里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