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秘密花园-第五章,走廊里的哭声

秘密花园-第五章,走廊里的哭声

2020-09-29

秘密花园起初,玛丽所经历的每一天都与其他日子完全一样。每天早晨,她在挂毯的房间里醒来,发现玛莎跪在壁炉上筑火。之后吃早餐,那里没有什么好玩的;每次吃完早餐后,她凝视着窗外,那巨大的沼地似乎四处散开,爬上了天空,凝视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意识到如果不出门,她就会呆在里面什么也不做不了-所以她出去了。她不知道这是她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也不知道当她开始快速走路甚至沿着小路奔跑时,她正在搅动自己的缓慢血液,使自己变得更坚强。与从高沼席卷而来的风搏斗。她跑来只是为了使自己温暖,她讨厌狂风冲向她的脸,咆哮着将她挡住,好像那是她看不见的巨人。但是,吹来的一口浓浓的新鲜空气使她的肺部充满了一种对她整个身体都有益的东西,脸颊上泛起了一些红色,使她沉闷的眼睛变得明亮。

但是几天之后,她几乎完全不在户外呆了,她早晨醒来就知道自己饿了,当她坐下来吃早餐时,她并没有轻视眼里的粥并将其推开,而是拿起汤匙开始吃,继续吃直到她的碗空了。

“这个早上已经足够好了,不是吗?”玛莎说。

玛丽说:“今天感觉很好。”

玛莎回答说:“正是这种沼气,才使你的胃部充满活力。” “对您来说,运气和食欲都很幸运。我们的小屋里已经有十二个人了,肚子里什么都没有。您每天都在外面玩。

玛丽说:“我不玩。” “我没什么可玩的。”

“没什么可玩的!”玛莎大叫。 “我们的孩子们用棍子和石头玩耍。他们只是跑来跑去,喊着,看着东西。”玛丽没有喊,但她看着东西。没什么可做的了。她在花园里转来转去,在公园的小径上四处游荡。有时她会找本·韦瑟斯塔夫,但尽管有几次她在工作中见到他,但他却很忙,或者太客气了。有一次,当她朝他走去时,他拿起锹,转过身,好像是故意不想面对她。

她去花园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频繁。在花园外面走了很长一段路,墙壁围着它们。两侧各有裸露的花坛,常春藤靠墙长得茂密。墙的一部分有深绿色的叶子比其他地方更浓密。似乎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一部分都被忽略了。它的其余部分已经剪裁,看起来很整洁,但是在步行道的下端,根本没有修剪过。

与本·韦瑟斯塔夫谈了几天后,玛丽停下来注意到这一点,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停下来,抬头望着一团长春藤,在风中摇曳,她看到一丝猩红色,听到一声明亮的叫声,在墙顶上,栖息着本·韦瑟斯塔夫的知更鸟,一边倾斜着她的小头,一边看着她。

“哦!”她喊道:“是你吗?是吗?”她似乎对她说话并不感到奇怪,好像她确定他会理解并回答她。

他回答了。他叫着,沿着墙壁跳来跳去,好像他在告诉她各种各样的事情。玛丽夫人似乎也似乎也理解他,尽管他不是在说话。好像他在说:

“早上好!风不好吗?太阳不好吗?一切都不好吗?加油!加油!”

玛丽开始大笑,他停下脚步,沿着墙壁飞了几下,她追了上去。可怜的矮个子,苍白,丑陋,丑陋的玛丽-她实际上看上去很漂亮。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她哭了起来,在人行道上她试图吹口哨,最后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知更鸟似乎很满足,叫起来,向她吹口哨。最后,他张开翅膀,飞向一棵树的顶端,在那儿他栖息并大声唱歌。这使玛丽想起她第一次见到他。那时他一直在树顶上摇摆,而她一直站在果园里。现在她在果园的另一边,站在一堵墙外的小路里-向下很低-里面有一棵树。

她对自己说:“在花园里没人能进入。” “这是没有门的花园。他住在那里。我希望我能看到它的样子!”

她径直走到第一天早上进入的绿色门。然后她沿着那条小径穿过另一扇门进入果园,当她站起来抬头看时,在墙的另一侧是一棵树,有只知更鸟刚完成他的歌,然后开始装扮他的他的喙羽毛。

她说:“这是花园。” “我确定是。”

她走来走去,仔细看了看果园墙的那边,但是她只发现了她以前发现的东西-里面没有门。然后,她再次穿过厨房花园,走到长满常春藤覆盖的墙外的人行道上,走到墙的尽头,看着它,但没有门。然后她走到另一头,再次看了看,但是没有门。

她说:“这很奇怪。” “本·韦瑟斯塔夫说,这里没有门。但是肯定有十年了,因为克雷文先生埋了钥匙。”

这让她想到了这么多,以至于她开始变得很感兴趣,并感到自己为来到密西思韦庄园而感到遗憾。在印度,她总是觉得自己太热和太懒了,根本不关心任何事情。事实是,来自荒原的新鲜风已经开始将蛛网从她幼小的大脑中吹走,并使她稍稍起床。

她几乎整天呆在外面,晚上坐下来吃晚饭时,她感到饥饿,昏昏欲睡和舒适。当玛莎说她时,她没有感到恼火。她觉得自己好像很想听听她的声音,最后她想她会问她一个问题。她吃完晚饭,在大火前坐在壁炉的地毯上后问。

“为什么克雷文先生讨厌花园?”她说。

她让玛莎和她在一起,玛莎丝毫不反对。她很小,曾经在一个挤满了兄弟姐妹的小屋里度过,但在楼下的大仆人大厅里却发现它很沉闷,男仆和上层女仆取笑了约克郡的演说,把她当成普通的小孩子。小东西们,坐在彼此之间耳语。玛莎喜欢聊天,这个生活在印度并被“黑人”等着的陌生孩子很新颖,足以吸引她。

她自己坐在炉床上,不等别人问。

“还在考虑那个花园吗?”她说。 “我知道他会的。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时的样子。”

“他为什么讨厌它?”玛丽坚持。

玛莎把脚塞在她的脚下,让自己很舒服。

她说:“听着房子周围的风声呼啸。”

玛丽直到听了才明白,才知道“呼啸山”的意思。这一定意味着,一阵阵颤抖的嘶哑的吼声四处奔波,仿佛没人能看到的巨人在摇晃它,并殴打墙壁和窗户试图闯入。但是有人知道他无法进入,并且不知何故,它在一个燃着红火的房间里使人感到非常安全和温暖。

“但是他为什么讨厌它呢?”她听了之后问。

然后玛莎放弃了自己的知识储备。

她说:“心智,梅德洛克太太说这是不容置疑的。在这个地方,有很多事情是不容谈论的。这是克雷文先生的命令。他的麻烦不是仆人的事,他说”但是,对于他的花园,他不会像以前那样。那是克雷文太太在他们第一次结婚时就建造的花园,一个“她只是喜欢它,一个”他们曾经自己“养花”。园丁从来没有被允许进去。他和她曾经经常走进一扇“关上的门”,“待在那里几个小时,几个小时,阅读和交谈”。一个女孩和一个'有一棵老树,上面有一棵弯曲成座位的树枝。一个'她使玫瑰生长在上面,'她曾经坐在那里。但是有一天,当她坐在那儿,树枝断了,她摔倒在地上,伤得很厉害,以至于第二天她死了。这就是他讨厌它的原因。一个'他不会让任何人谈论它。”

玛丽没有再问其他问题了。她看着火,听着呼啸的风。它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响亮。那一刻,她发现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事实上,自从她来到密西西比庄园以来,她发现了四件事。她感觉好像她已经了解了知更鸟,他已经了解了她。她一直在风中奔跑,直到她的血液变暖。她一生中第一次健康地饿着肚子;她发现了对某人感到遗憾的事情。

但是当她听风的时候,她开始听别的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起初她几乎无法将其与风本身区分开。这是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孩子在某个地方哭。但是玛丽现在很确定这声音是在房子里面,而不是房子外面。它很远,但是在里面。她转过身,看着玛莎。

“你听到有人哭吗?”她说。

玛莎突然看上去很困惑。

“不,”她回答。 “是风。它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但是,听。”玛丽说。 “在房子里,沿着那些长长的走廊。”

就在那一刻,楼下某处肯定已经打开了一扇门。他们沿着通道和房间的门吹了很大的急风,他们的门突然打开了,灯光被吹散了,哭声被扫向远处的走廊,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明显。

“那里!”玛丽说。 “我告诉过你!这是一个哭泣的人。”

玛莎跑开了,关上门,打开钥匙,但是在她这样做之前,他们俩都听到了一段远处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然后一切都变得安静了,因为连风都停止了“呼唤”。几分钟。

“是风,”玛莎固执地说。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不是小贝蒂·巴特沃斯,她是个小脚的女仆。她整天牙疼。”

但是玛丽疑惑的眼神使她很难对她凝视。她不相信自己在说真话。

上一篇:秘密花园-第四章,玛莎